虽然我变得不听话了,但我有了从未有过的幸福感

结合我有限的记忆经历和我妈的描述,我三岁就掌握了控制欲望,看着隔壁老王家孩子拿着香蕉吃时我会默默的走开,虽然大家家一年都吃不上一次香蕉但我依旧能有效抵挡魅惑,甚至我会偷偷隐藏这种欲望不让爸爸妈妈发现,以免给他们造成心理重压。我记忆无比深刻的一次是小学3年级要开学了,家里没钱给我报名,我爸完全不含蓄的给我说了。但幸好家里还有2亩藕田,要想上学就需要尽快把里面的莲藕用手挖出来拿去卖,我挖了2天突然中午中暑直接栽倒水田里去了,当时的画面和细则到目前我依旧记得非常了解,隐隐约约听到我爸大声喊我并把放到板车上拖回家,幸好几分钟后我一个人又醒了。直到初中,高中,大学爸爸妈妈常年不在身边的状况居然能神奇的考上一个三流大学,没像身边绝大部分没人管的孩子一样初中毕业就辍学,我从来不会想着给爸爸妈妈添麻烦,甚至感觉给他们添麻烦会感觉不好意思,在爸爸妈妈眼中我是一个懂事听话的好孩子。

在我生活前25年,父亲在我心中是非常强的,他身上奋斗不息的品质深深的影响了我,他的见解一直让我感觉就是真理般的存在直到我不断碰壁开始怀疑生活。以前我乐于同意他的建议,尤其是刚参加工作时。至于母亲,我也非常分析她的感受,例如我无比讨厌的亲戚,只须我妈发话了我依旧会笑脸相迎,节日去拜访。我从小在外婆家长大,跟外婆的感情非常深,但我亲身经历了外婆服药自杀,由于她的儿子们不管,媳妇们霸道强悍,典型的村姑,而我当时依旧听从了我妈的话,不要闹。对,我从小就是听话到这种程度的人,我目前想想都为自身感到耻辱。我无数次的梦到外婆还健在,而我有能力独自赡养她,醒来已是满面泪水。

经过这几年不断折腾犯了错误,我开始重建认知体系,眼界开始拓宽,开始怀疑和重新衡量爸爸的建议适不适合目前的年代进步,开始拒绝同意他的建议和安排,就算代价是闹的不愉快。我开始不再这样无脑的在乎母亲的感受,我讨厌的亲戚我不会再理,由于我认识的人愈来愈多,我需要或有限的时间分配到对我而言更要紧的人,代价是母亲说我无情。我不再由于家人关系问题跟妻子吵架,我会以我们的家庭幸福为第一要点,假如由于婆媳矛盾,是哪个的问题就是哪个的问题,我不会由于她是我妈就站队。假如实在调和不了对我们的小家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我会想方法让她们不在一块,代价是我妈感觉我不孝。总之,在愈来愈多的人眼中,我不再是个听话的孩子,我有点不听话了,用他们的话说“想不到30岁才开始不听话”。

生活就是如此,有时太过听话就会不去考虑问题的本质,你要追求真理务必会伤害坚信“伪理”的那人群,就像你无数次的跟母亲讲某个保养品没用,而她们感觉是你自身孤陋寡闻一样。很大一部分人一辈子就如此糊涂的过完,活在其他人的准则当中,唯独没勇气去追求我们的内心。就像前天还听到一个同学说,由于丈夫没办法拒绝和天天来闹事的弟弟的来往要离婚,他说家庭出生不可以选择,家人也不可以选择,所以只有放弃妻子,就算明明非常相爱。这是什么逻辑?妻子孩子难道不是家人?不要笑,我看到有太多太多的人由于家人离婚的,并非由于她们不相爱。

有一天跟我妈聊天,我问她是否感觉我目前变了,没以前那样听话了?她说是的。我回:你期望你的孩子将来的生活幸福吗?她说期望。我回:我目前以这种方法在追求我们的生活,不想过多的去涉及与我生活无关的人和事,力保妻子孩子有一个健康幸福的家庭环境,我感觉愈来愈幸福,你应该高兴才对,我妈竟沉思良久。

昨天和一个母亲聊天,她给我说了一句对自身孩子的教育理念,她告诉孩子:只须你的行为没影响到其他人,其他人管你,你就可以说“关你屁事!”而我小时候,母亲告诉我的是:大家不如此做,其他人会如何看大家啊?呵呵。

人的成长路径和认知方法一旦固化就非常难改变,改变的代价一定是血淋淋的,是痛苦的过程,很大一部分人没勇气去改变,很大一部分人改变中途重压太大退缩了,很大一部分人由于犹豫不决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只有极少数人能顺利完成认知脱变,想了解我们的生活和周围人的关系。作为爸爸妈妈,大家需要从小就要培养孩子敢于挑战权威的勇气,敢于打破常规的思维方法,只须孩子有底线有原则,伤害一点点大家的感情又何妨呢?藐视一下爸爸妈妈空虚的权威感又如何呢?由于只有如此,他将来才不会在改变和不改变中经历更多的痛苦、挣扎和彷徨。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engoyou.com/239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