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异性交往,家长存在七种误解

 

误解一: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念书,与异性交往是长大将来的事。

这种说法听起来颇有道理,事实上却自相矛盾。一方面,它把学生看作一种职业,觉得这种职业的本职工作是念书,做其他事都有不务正业之嫌。这是以成人的准则来需要学生。另一方面,它又觉得学生是婴幼儿,不可以去做异性交往这种类型只有大人才能做的事。这两方面的怎么看显然矛盾,而且它们都不成立。第一,学生的主要任务是成长,而不仅仅是念书。成长包括方方面面,如身体的发育、社会心理的进步、个性的形成、智力的进步、道德品质的培养等等。念书求知主要涉及智力进步,只是成长的一个方面。学生上学与工人上班有本质的不一样:工人上班要制造商品,在特定的岗位完成特定的生产任务;学生上学的基本目的却是进步自身,不仅仅是“学好数理化”那样容易。学校不只是一个传授常识的场合,更应该是一个促进学生全方位成长的天地。掌握与人交往,包括与异性交往,是个人成长必不可少的内容,因此,它也是学生学习的任务之一,是一门意义重大的功课。这门课不在升学考试的科目之列,却会考人一辈子。第二,心理学的研究表明,掌握与异性交往,达成异质社交性是“青春期”主要的社会目的之一。根据人类心理社会进步的自然进程,一个正常人从初中开始就需要学习打造异性友谊。因此,与异性交往并不是是“长大将来的事”。相反,假如真的等到离开学校走上社会将来才开始学习与异性交往,非常可能就会由于缺少训练而成为这方面的“困难户”。

误解二:中学生还不成熟,不知道事,不拥有与异性交往的条件。

这一怎么看的潜台词是:与异性交往是一种很与众不同的任务,需要筹备好特别的能力,而这种能力又不可以通过与异性交往本身的训练来形成。这事实上是在将异性交往神秘化,把异性交往划为禁区。它可能成功地阻止了一些青少年的尝试行为,但是,它同时也加重了青少年在异性交往方面的心理负担,给青少年达成异质社交性增添了非必须的障碍。很好,青少年确实还不成熟,在与异性交往时一定会遇到不少困难,出现一些问题。但是,人的心理成熟不可能靠坐等得到,与异性交往的技术也只能在实践中去摸索、去提升。事实上,一个没掌握与异性交往,没达成异质社交性的人非常难说是一个成熟的人。在肯定的程度上,学习与异性交往是青少年走向成熟的一个要紧渠道。

误解三:与异性交往会分散精力,影响学习。

这种说法是非常多家长和教师反对学生与异性交往的主要理由之一。他们往往举出不少事例来讲明此看法的正确,诸如某某人由于“小孩子早恋”而没考上大学之类。其实,假如仔细推敲,他们的论据并不可以证明论点。很多因与异性交往而影响学习(主如果影响考试成绩)的人,真正的理由并非分散了精力,而是承受不了巨大的精神重压,这种重压又往往来自教师或家长对于异性交往的过敏反应。精力不是一个静态的固定的东西。一个人在某个时期的精力大小或多寡,有非常大的伸缩性,而且受到情绪的强烈影响。心情不好时,大家往往无精打采;心情愉快时,大家就会浑身是劲。研究发现,一个与异性交往非常成功的人,往往情绪饱满,精力充沛,学习和工作的效率都非常高。因此,与异性交往本身并不会对学生造成负面影响,相反可能还有积极用途。当然,在与异性交往时,可能会发生一些矛盾,遇到某些挫折,影响人的情绪,但是,出现这样的情况的时候并不多,只能算作特例,而很态。依据特例去反对与异性交往是不可取的,正如不可以因噎废食一样。在一些名牌大学里,有不少只能念书考试,不善与人交往,特别是不会与异性交往的学生,他们出现心理疾病的概率非常高,一些人最后由于情感问题而痛苦不堪,前程尽毁。成功的教育应该兼顾智力提高和社会性进步,而不是将二者对立起来。

误解四:与异性交往比较容易进步为“小孩子早恋”,使中学生犯了错误误。

“小孩子早恋”可能是最易让家长和老师神经过敏的字眼。可以说,在一些家长和老师身上存在“小孩子早恋恐慌症”:一看到两个男女学生单独在一块,就怀疑他们“小孩子早恋”了。一怀疑他们“小孩子早恋”,就如临大敌:一方面把他们打入“另册”,当作“问题学生”;另一方面千方百计控制其负面影响,害怕他们起了坏的带头用途,使“小孩子早恋”时尚蔓延。在这种心态左右下,不知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妨碍了多少青少年的身心进步?心理学的研究表明,异性交往的动机多种多样,在有时候并非为了谈男女朋友。即便是一对一的男女约会,也不可以与恋爱划等号。两个男女学生单独在一块,可能是在讨论学习问题,也会是在交流对一些事情的怎么看,甚至可能是在讨论如何才能防止“小孩子早恋”。虽然青少年还不成熟,容易冲动,但是,他们都有自我保护意识和自制能力,在恋爱问题上一般会相当慎重。假如说有一些中学生真的“小孩子早恋”了,他们也会是被教师和家长逼上梁山的。“小孩子早恋”是成人世界制造的一个标签,一些人拿着这个标签到处乱贴。例如,假如两个男女学生关系非常密切,常常在一块,那样大家本来应该给他们一个“异性友谊”的标签。然而,不少教师和家长从来就不相信有“异性友谊”这么回事,于是他们就会不由分说贴上“小孩子早恋”标签。一旦被贴了这个标签,这两个学生就有嘴难辩,外面的重压可能迫使他们真的恋爱起来。假如青少年真的“小孩子早恋”,更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小孩子早恋”的学生更不是坏学生。“小孩子早恋”是一个心理现象,而不是道德品质错误。对“小孩子早恋”的学生,教师和家长不应该孤立、打击,而应该更多地关心和引导。

误解五:中学生谈男女朋友成功率非常低,中学生与异性交往没什么好处。

对于中学生谈男女朋友的成功率,一定没任何正式的权威的统计数字。这个成功率往往是由中学教师概括出来的。他们的依据就是我们的经验——他们教过的学生中,有多少人“小孩子早恋”,其中又有多少人最后没结为夫妻。这种统计办法显然是有问题的,由于一些被教师贴上“小孩子早恋”标签的学生其实并没谈男女朋友,他们没有成功与否的问题。这种考虑的逻辑也是不成立的。第一,恋爱的成功与否不可以只以结婚与否来衡量。假如一次恋爱使双方都得到成长,它就是有价值的。初恋的成婚率可能非常低,但是这决不意味着初恋没价值或没必要。第二,“小孩子早恋”的成功率低也不可以作为否定异性交往的原因。相反,这一点倒可以作为要加大异性交往的原因——假如教师和家长可以多做一些工作,引导学生掌握与异性交往,他们以后的恋爱和婚姻就会更顺利,更成功。

误解六:与异性交往是少数学生的行为,“好学生”不应该仿效。

前面已经提到,与异性交往是青少年心理社会进步的正常需要,所有发育正常的中学生都会自然地产生这方面的需要。但是,因为中学生被灌输了对异性交往的非常多偏见,他们可能自觉或不自觉地压抑我们的需要,不敢作出相应的行为。一些学生则用“地下活动”的方法来与异性交往,不敢让老师和家长发现。如此的境况对学生们正当的异性交往是很不利的。假如一个学校真的只有少数学生对异性交往感兴趣,大家就不得不怀疑它出了那些问题。

误解七:怎么样处置异性关系无需其他人教导,到时自然就会。

对涉世不深的青少年来讲,与异性交往是一个全新的领地,有非常多的疑问和困惑。资料表明,在社会风气十分开放的美国都有相当一部分大中学生把与异性交往当作一个难点。在观念相对保守,而且对青少年异性交往充满偏见的中国,不难想象青少年在这个方面的问题和困难更多。据一些心理健康咨询专家反映,国内青少年来电来信所寻求帮的问题中,与异性交往有关的占了相当大的比率。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tengoyou.com/237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